-dota2 v社「V社要给Dota2赛制改革了但为什么都在唱衰-游戏茶馆」

dota2 v社「V社要给Dota2赛制改革了但为什么都在唱衰|游戏茶馆」

近日,知名电竞俱乐部Liquid的Dota官方论坛发布了一则消息,消息称近日V社召集了一些战队代表前往西雅图总部开会,内容关于《Dota2》2020-2021的赛制改革。

根据可靠消息,在会议确定之后V社确定了2020-2021《Dota2》赛事体系改革的几个方向,其中包括放弃现有的杯赛体系,实行联赛系统,以地区进行规划划分战区,引入升降级模式等。从《Dota2》现有的电竞赛事体系来看,每一动作都算得上伤筋动骨了。

消息曝光之后,海内外的《Dota2》玩家社区几乎一片唱衰,从玩家到战队运营再到KOL、人气主播等,大多都对V社此此举对现有的《Dota2》赛事体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是报以悲观态度的。

那么,V社调整《Dota2》的赛事究竟是好是坏?为什么舆论大多都不看好V社调整《Dota2》的赛事?这一切,都得从V社最早发行《Dota2》这款游戏的时候讲起。

兴衰

在《日均在线人数首次跌破40万,《Dota2》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这篇文章中,我们聊到了一些关于《Dota2》游戏兴衰的故事,其中的一大关键因素就是《Dota2》现有的电竞赛事体系对游戏生态环境造成的一系列负面影响。

早在2011年,V社就为《Dota2》确定了以Ti国际邀请赛为核心的赛事体系,从2011-2020,《Dota2》的电竞赛事体系无疑都是围绕Ti国际邀请赛来打造的,这个围绕体现在两个方面。

Ti国际邀请赛作为世界上单项电竞赛事奖金最高的电竞赛事,到2020年依旧无人人能够撼动其位置,在V社的安排下,Ti国际邀请赛的奖金增长近几年虽然开始呈现乏力,但依旧坚持着以Ti为核心的电竞赛事体系。

对于俱乐部来说,Ti国际邀请赛的高额奖金与重要程度远超任何赛事,这是很多老牌队伍依旧坚守着《Dota2》项目的原因,同时也是为什么很多俱乐部只把注意力放在Ti国际邀请赛的原因。

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Ti国际邀请赛早已做成了世界上最知名的电竞品牌之一,但站在更广的角度,我们似乎看不到其他《Dota2》电竞赛事的整体成长,看不到其他《Dota2》赛事的崛起迹象。

V社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伴随着2016年后《Dota2》全球在线人数出现大幅度下滑,V社采取了很多办法来优化现有的赛事体制,其中最大的动作就是在2017年引入DPC(Dota 2 Pro Circuit)机制。

DPC为《Dota2》所有的电竞赛事规划了一个结构化管理的空间,让《Dota2》此前以直接邀请为主的赛事邀请体系进行了较好的过度,让《Dota2》的整体赛事体系规划更加合理。

V社在此基础上引入了Major与Minor的概念,想要通过分级赛事刺激《Dota2》的职业生态发展,并以此来激活《Dota2》的玩家群体,拉新引流。V社此举的出发点是好的,但V社似乎除了调整赛事本身之外,没有给到赛事、俱乐部、选手甚至玩家群体更多的支持,反倒是因为在赛事安排上的不合理让俱乐部与选手疲于应对,所以在去年,V社减少了Major与Minor赛事的数量,但依旧怨言不断。

V社的杯赛体系思路似乎依旧走到了一条死胡同里面,但可以确定的是并没有到判死刑的程度。继续坚持以Ti为核心的赛事体系,以Ti巨额的奖金加上Major赛事的高关注度,《Dota2》的赛事体系至少不会崩塌的那么快。

在这样的背景下,V社打散《Dota2》现有的电竞体系进行重组,似乎也有理由讲得通了。至少,V社方面并不想站着等死,那第二个问题就来了,V社的改革靠谱吗?

改革

根据爆料,V社对现有《Dota2》电竞赛事体系进行改革基本上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做联赛。

V社将在2020-2021赛季推出联赛系统,按照北美,南美,欧洲,中国,东南亚和独联体区的划分方式进行联赛。联赛系统一开始会是线上联赛,V社会在时机成熟之后尝试往线下发展。

联赛系统无疑是对《Dota2》现有赛事体系的最大冲击,这直接改变了《Dota2》现有的赛事结构。如果联赛系统能够顺利推出,那么V社原本围绕Ti打造的杯赛机制将不复存在,除了Ti本身还在,一切的一切都会发生变化。

只不过,我们要问三个问题?V社准备好搞联赛了吗?战队准备好打联赛了吗?有多少人关注《Dota2》联赛?

V社准备好搞联赛了吗?V社说是,至少他们提出了设想并还有大半年的时间进行准备。但除此之外,我们很难看到V社做联赛本身的底气来自何处。

过去10年间,V社在对待《Dota2》电竞赛事的态度上基本是放养式,V社对赛事、俱乐部的掌控基本只存在于表面,尤其是DPC推行后,V社基本上已经不直接插手管理除了Ti之外的赛事项目。

现如今,V社提出了做联赛的想法,如何去统筹俱乐部,如果统筹每个地区的赛事方、内容制作团队甚至联盟管理,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糟糕之处在于,大伙们并不是很看好V社的办事效率。

战队准备好打联赛了吗?至少就现如今中国《Dota2》的职业圈生态来看,没有。联赛系统意味着需要大量的核心队伍以及充足的后备军,而第一级别联赛需要的所谓一线队伍数量不少,而毫不夸张地说,目前V社划分的六大赛区每个赛区想要凑齐至少8支够资格打一级联赛的队伍,基本上是天方夜谭。

一级联赛尚且如此,二级联赛的准备又情何以堪?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人在哪儿?打比赛的人在哪儿?关注比赛的人又在哪儿?

《Dota2》这个盘子如今剩下多少玩家在支撑?又有多少资本乐意关注?V社的联赛如今只有线上部分,对于V社来说,这无疑省去了在线下部署的很多功夫。而反过来看,没有线下也就意味着玩家只能通过线上进行观赛,而主办方也自然无法通过线下来进行商业变现,更别提探索新的商业模式了。

线上联赛方便了V社,同时也在某些方面为《Dota2》假赛歪风的提供了新的生存环境。V社本就在打击假赛菠菜上缺乏经验,现在落实到联赛并且还要搞一二级联赛,监管与管控就成了最大的问题。

做联赛需要资本支持、需要玩家基础、需要俱乐部的积极响应,而V社过去10年推行的杯赛体系在不经意之间已经一步步摧毁了V社做联赛的根基,而这又以玩家基础的缺失为致命存在。

V社想要通过做联赛来激活游戏的玩家生态,殊不知这样的思路事实上与世界上主流电竞项目做联赛的思路是相反的。对于电子竞技的联赛来说,联赛服务的是整个玩家生态,通过服务玩家生态获取热度与流量,从而实现商业变现,谋求更大的利益。而V社做联赛,资本未明,玩家基础缺失,管理与职业圈的态度更是成谜。在这样的背景下做联赛而且是地区性质的线上联赛,一切的一切就容易成了想当然与迁就。

当然,V社终究有Ti国际邀请赛这个招牌存在,只要Ti国际邀请赛一直存在并且能够将巨额奖金给维持下去,《Dota2》的赛事体系就还有生存的希望。如今的V社,在对待《Dota2》赛事体系的问题上面临着进退失据,进一步继续围绕Ti为核心是在死胡同的尽头无限试探;退一步走从未走过的联赛体系,面临的却是无数难题。

唱衰V社,唱衰《Dota2》的赛制改革,不是没道理。■

《Dota2》ti11在哪里举行?

还没有决定。根据游戏《Dota2》的官方微博公告,今年将要举办的并非是Ti11国际邀请赛,而是将会补办去年因为疫情原因的Ti10国际邀请赛。本次Ti10国际邀请赛将会于2021年8月5日开始举办,举办地点将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因此本来应该在今年举办的Ti11将会后移到明年举办。

根据官方目前确定的赛程,所有比赛都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办。小组赛赛程为8月5日至8月8日,主赛事赛程为8月10日至8月15日。

DOTA2国际邀请赛,The International DOTA2 Championships。简称Ti,创立于2011年,是一个全球性的电子竞技赛事,每年一届,由ValveCorporation(V社)主办,奖杯为V社特制冠军盾牌,每一届冠军队伍及人员将记录在游戏泉水的冠军盾中。

每年一次在美国西雅图(除Ti1在德国科隆,Ti8在加拿大温哥华,Ti9在中国上海,Ti10在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举行DOTA2最大规模和最高奖金额度的国际性高水准比赛。TI5的千万美金总奖金让dota2登上舆论高峰,而TI6的总奖金更是超过2000万美元,影响超前,仅仅冠军就能独揽超过900万美元的奖金。

如何评价《TI10》总决赛第五场比赛?

我心态崩了。

咱们CN DOTA上一次冠军是5年前的“WINGS”,这真是“最近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后面都没有了,明天比赛的时候,如果有人玩梗“三年之后又三年”,似乎也不能算是抱怨,而是在陈述事实。 

似乎大家都在“逐渐接受”没有冠军的CN DOTA,似乎都在“习惯”这样的情况,作为一个观众(我的上线频率真不配算是玩家)几乎“半AFK”2年,如果告诉这个结果,我似乎不意外,但是看完整个过程真的难受,看到了希望,最后剩下了绝望。

决赛的话,就观看体验而言很简单,关键是就是——猛犸,这是TS绝活体系之一,除了作为“团战点”存在,最令人深刻的就是“拱”,各种“白嫖式”GANK加上祸乱之源,形成几乎“无解先手”点。

从观看上 看到第三把第一手拿到猛犸的时候,我是难受的; 看到拿出猛犸还被达成劣势,我是快乐的; 看到拉比克偷猛犸的技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时候,我克制不住地喝彩了; 似乎猛犸不是处理不了,但是最后一盘又被猛犸碾压了。

这和整个TI的观赛体验差不太多,如果单纯告诉我“又是没有冠军”的一年,我可能反应不大,但是整个TI看下来就很难受: TI前后先是各类“节奏”,直播转播问题,小组赛全都在看争论打架; 小组赛后,中国队回到3席胜者组(TI 7之前水准),似乎又有希望。

胜者组LGD战队一路高歌猛进,决赛连输两盘的情况,扳平甚至“黑马”TS感觉第四局都很“着急”了,第五局最后是一把从中期开始“崩盘”(冲二塔冲太深)的局。 

LGD战队就本次而言我真的很喜欢,但是LGD战队的顽强似乎给了我不应有的“希望”,导致整个TI 10的观看体验反而觉得很失望。 

CN DOTA进入“存量市场”时代,5年没有冠军我现在似乎连心情波动都没有(AFK太长时间),什么时候才能回到2016年那个夏天呢?那时候我还会请假去看吗,我真的希望再有一次。

第十届DOTA2国际邀请赛于2021年10月7日开始小组赛,10月17日在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罗马尼亚国家体育场举行决赛。

2021年10月18日凌晨,PSG.LGD战队在先失两局的情况下,虽然连扳两局,但仍以2:3不敌来自俄罗斯的Team Spirit,与冠军失之交臂。

《DotA》(Defense of the Ancients),可以译作守护古树、守护遗迹、远古遗迹守卫, 是由暴雪公司出品即时战略游戏《魔兽争霸3》的一款多人即时对战、自定义地图,可支持10个人同时连线游戏,是暴雪公司官方认可的魔兽争霸的RPG地图。

最早的DOTA地图则在混乱之治时代就出现了,一位叫做Eul(Euls)的玩家制作了第一张DOTA地图《RoC DOTA》,其中两队都只有总共5个英雄,非常简单。

Eul(Euls)退出之后有位玩家Steve Guinsoo整合了很多个英雄制作了DotA Allstars。在2005年,6.01版发布不久,IceFrog同Neichus对地图进行了多次修正和更新。

之后Neichus退出,IceFrog成为主要的地图程序员,负责包括游戏的执行和平衡的测试在内的任何工作。随着6系列版本不断被发布,bug的修正,新的英雄和新增加的法术不断被引入《DotA》。

最终游戏分为两个阵营,玩家需要操作英雄,通过摧毁对方遗迹建筑来获取最终胜利。这种多人在线竞技模式后来被称为“Dota类游戏“,对之后的许多游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