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台球比赛「困顿的绅士杭州一场台球赛观众看得过瘾而选手们却笑不出来」

杭州台球比赛「困顿的绅士杭州一场台球赛观众看得过瘾而选手们却笑不出来」

台球,一项在大众眼中,被割裂的运动——一方面,台球在官方层面一直被宣传为严谨、理性的绅士运动,而另一方面,这个常见于市井街头,城郊结合部的运动,虽在大众中流传甚广,却始终无法“高尚”起来。

几天前,杭州中式台球排名赛在观众们的一片欢呼中落幕。这的确是一次很有趣的比赛:杭州的民间高手可以有机会,和拥有国内一线实力的台球专业高手掰掰腕子;通过比赛排位,还能进一步激起台球爱好者的奋发之心。事实上,选手们在决赛中所展现的精准、冷静,确实让观众无数次发出抑制不住地赞叹,从比赛层面,它应该是成功的。

而另一方面,选手们在登上奖台,接过奖杯和现金奖励之时,却无不抿着嘴,很难看到他们有兴奋和愉悦的表情。对于他们来说,相比在赛事中获胜,生存的压力,打球的前景,社会的认可……这些东西似乎要更沉重一些。没人比他们更清楚,其实在近三年,国内台球业界已经开始了低潮与寒冬,丁俊晖所带来的明星效应,似乎也透支殆尽。

岳明(江苏徐州人 28岁)

一个巧合入赛的冠军

从20岁开始练球的冠军岳明,已经有8年球龄,其间一直打中式台球并乐此不疲。他最疯狂的时候,可以每天花八到十个小时,不断进行击球训练。他现在的训练时间,已经缩短到每天三个小时,按他的话说,“有些腻了。” 像岳明这样的球手,在国内有个圈子。圈子里的人没有固定工作,每日忙于练球,以及奔波各地参加比赛,赢得奖金。

绝大部分人,是在不断地自掏腰包之下,维持着这点兴趣和热情。 “国内俱乐部一级的比赛,一般冠军奖金是一万元,好一点的可以到两万,高级别大赛可能更多一些。但是参加比赛的台球手,绝大部分都是亏着钱在打球的。”岳明说道。 球手跟记者算了一笔账:参加比赛需要报名费,一般一百到数百元不等;然后是赶到比赛地的交通费,近一些的往返数百,远的可能上千;如果赛事持续三天,那么光住宿费就要一千余元,餐费另算。以上费用,都是要球手自己承担的。 而比赛奖金,是远远无法让球手达到收支平衡的——你要很努力(同时运气也很好),打进一场比赛的前三名,才能收回投入,或有微薄的盈余。如果只进了前八,就没那么幸运了,比如杭州的这次比赛,除冠亚季之外的前八奖金,只有500元。

“其实我这次很幸运,我常住武汉,最近刚好到安徽的一个朋友家玩,听到这里有比赛的消息,想想还挺近的,就过来了。如果我在武汉的话,很可能就不来了……实在有点远,交通费会很高。”岳明说道。

李伟松(广西人 35岁)

感慨年华易老

闯入决赛,最终一球之差屈居亚军的李伟松,是个奇葩球手——他从头到尾,都在用斯诺克球杆进行中式台球的比赛。

中式台球沿用了美式的球具,台球的个头比英式斯诺克球更大更重,相对应的是,美式球杆也比斯诺克杆更粗壮一些。用英式杆打美式球,发力会变得更困难,球杆变形的几率也更大。但是,李伟松对记者的疑问回答是:“十几年都是这么打过来的,早习惯了。”

李伟松和圈子里的朋友一样,没有固定工作,全力地投钱练球、比赛,一般只参加家附近举办的台球赛。颁奖仪式叫到他名字的前一刻,李伟松一直躲在人群的背后,显得有些失落——一球之差,从冠军变成亚军,而更重要的,是一万元变成了五千元。

“我打算去干点别的什么了。”李伟松叹道,“我已经35岁了,我自己都感觉到,击球的准度、走球的思路,都在下降。现在的小孩子比我们那会儿厉害很多,输的几率越大,意味着参加比赛赔出去的钱也越多,快撑不下去了……”

李伟松面临的另一个困惑,是作为中式台球球手的他,还在苦苦等待着这一球种的黄金岁月。中式台球毕竟不像英式斯诺克或美式九球那样,被国际所广泛认可,也没有那么多高级别赛事作为奋斗目标,他不想自己被不理解的人看做是长不大的孩子,一事无成的混混。

史金伟(杭州人 34岁)

感受寒冬的台球房老板

杭州排位赛的前八强中,史金伟是唯一一个杭州选手,嗯,半个杭州选手——他其实是东北黑龙江人,八年前来杭州创业,在老体育馆内开了一家台球房,买了房子,换了籍,成为一名新杭州人。他是这次比赛的选手,同时也为赛事提供网络直播的服务。

“最近三年,可以说是台球房、台球俱乐部最难熬的三年吧,业界正在经历寒冬。”史金伟说道,“我跑过全国各地无数家台球营业场所,普遍的,今年的营业额要比最好的时候下降30%,甚至是40%。丁俊晖刮起来的那阵风,停下来了。”

而另一方面,这三年的房租、人工费用等开支,又在大踏步地向前,对房租极为敏感的国内台球房,已经开始了大面积的关门歇业。 也有台球业界人士,尝试着从球具厂商,商业广告中寻求新的出路,但效果让人失望。“我做台球那么多年,可以很实诚地说一句,台球的消费群体,大多是中等或中等偏下收入水准的人群,他们对价格是很敏感的,一方面,房租这些年涨几倍的都有,但台球房收费只要贵一点儿,客源就会大幅下降;另一方面,想投广告的商家也觉得,投到台球群体中的意义不大,受众消费能力不高,收益不明显。”史金伟说道。

比其他台球老板幸运的是,史金伟租用的是公家的场所,带一点公益性质,所以房租涨得不多。他不太敢更新球具设施,因为“越好的设备,意味着死得越快。” 即便如此,史金伟依然不想就此放弃台球,毕竟他在这块球台上,耗费了整个儿青春激情。他开了专业台球视频直播网站,试着能不能从线上的新平台赚点钱回来。 “像这次的比赛,决赛的线上观看人数差不多有一万人,如果碰上国际大赛,我们碰到过最多的一次,能有八万人同时上线看比赛。商业广告收入现在真的不多,但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史金伟说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